登陆

来不及

guangqing 2016-06-14 70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父亲思念亲情
0


五一那天,我回到家,看到父亲黑瘦的脸,内心忽然很酸。我问父亲想吃什么,父亲说什么也不想吃。我拿出两个肉厚的大红枣给父亲,剥了一个咸鸭蛋,也给父亲放在了盘子里,给父亲放了几块饼干。对于生活在农村的人来说,这些也许算是佳品了。但父亲没吃下,也许只是拿起来尝了一下,不合胃口就放下了。我又问要不要给他热杯奶,父亲也说不吃。后来母亲给父亲做了面条,但父亲也没喝几口,我心里渐渐沉重起来。

9A60E3CF-6F91-432D-A43A-B19914E4A4C7.jpeg

如果一个病人什么都不想吃了,那他用什么来维持生命?这一夜,我很痛苦。我这个时候有了要放下北京的工作先回家照顾父亲的想法。因为我真怕一切都来不及。可是想想自己目前的处境,我没敢马上做决定。我在想,下一周再回家,到时候看看能做些什么。


带着沉重的心情,我又来到北京。第二天的演讲分享,只是提了一句爷爷奶奶的过世,我就几近泣不成声。后来,我在想我何以如此思念爷爷奶奶,对他们的爱无可质疑,但也不至于如此。问自己的内心,我明白了我是在担心他们的大儿子——我的父亲。这两天,我特别容易落泪,我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我的内心一直催促着我回家,而另一个我又在给我不停地往后拖延时间。这期间,我也曾给一个朋友说起过我的想法,但答案是在自己心里的,该怎么做,最终决定权取决于自己。


我终是一天天往后拖延着,每天进行着不一样的工作,或是讲课,或是听课,或是去参加演讲。从家到北京的一周后,由于一个演讲会,我为了让自己有一个突破,没有回家。三天后,正好又要去山东泰安参加一个四天的游学。我决定,参加完游学马上回家,我提前买了回家的车票。想到很快就会回家,我心里也轻松了一些。


去山东的前一天晚上,我接到领导通知,需要写一个文件,当晚必须发出去,那天晚上加班到一点半,很少感冒的我感觉喉咙隐约有些难受。第二天早上五点起床,稍微收拾一下,不到六点就出了家门,往高铁站出发。去往泰安的路上,认识了廊坊的苏总和荆姐。有了同行者,更是感觉开心。我在想,这次山东之行,是我在心未来的一个新起点吧。


午饭过后,我看手机有几个未接电话,第一个看到是母亲的,我一惊,赶紧回拨过去。母亲说手机卡不能用了,想要换号。我一听放下心来,只要不是父亲的不好信息就好。我放下心来,告诉母亲说我过三四天就回去了,到时候再换。


那天下午,我听了幸福的力量演讲,感受很深,曾经有上台分享的冲动。我那时并不知道,父亲那个时候在经历着很大的病痛,也不知道,我的兄弟把父亲送往了医院。晚上我继续听课。结束后在五星大饭店休息,一切都显得那么惬意。


第二天一天早,我们 动身去泰山游玩。我们拍照、录视频、发朋友圈,我的心情到了非常亢奋地状态。我不知道,我的父亲经过输液,病情已稳定,神态好转。从玉皇顶去往神仙居饭店的路上,我从一块大石头上往下跳,一米多的高度,我跳下去膝盖却没弹起来,双腿一下跪在了地上,痛的我半天不愿站起来。我只说自己老了,膝盖肌肉没有了弹性。我不知道,我的父亲这个时候病情开始恶化,亲人们开始聚到医院去看望父亲。


我们吃了午饭,稍作休息后开始乘索道往回返。由于开心,我买了几个小石头,上车后听别人说这是瓷的,正讨论间,我的电话响了,是弟弟打来的。我的心忽然一阵沉重。正如我所担心的,父亲病重。我在返回酒店的路上就开始订票。我也没想到,回家的票竟然这么难找,哪怕是中转,都没有能短时间回家的,后来订了晚上十一点多的票。估算时间,大概第二天早上六七点钟能到家。我相信父亲会等我回去。


回到酒店后,因为想到晚上要坐车,我就准备先休息一会儿,还没有眯着,电话又响了,当看到是弟弟的来电时,我一翻身就起来了,我知道事情比我预料的来得快了。弟弟只是喂了一声然后就是哭泣,是另一个人接过电话,让我回家,我什么也没多问。挂掉电话,我就收拾东西,我在想,无论怎样,我要马上回家。同室的荆姐让我先看车票,其实,我是看过车票的,抱着一丝希望,再次寻找,无论怎样的路线,都不能保证我马上回家,这个时候终于知道,原来我视作邻居的山东,离家竟然这么遥远。我无助地哭了起来。


估计是荆姐无计,才叫来了苏总。苏总帮我联系了好多人找车,可是从石家庄过来的人都是坐车过来的,没有开车的。后来要打车,问了一下打车费又太高,感觉消费不起,并且比坐火车回家的速度也快不了几个小时。后来苏总联系了 孟总,让我坐高铁先到廊坊,然后坐孟总的车绕道回家。


这个时候,我是悲伤与感动并存的。悲伤的是,感觉一切都已经来不及,那种彻头彻尾的伤悲,只有于情于景中才能体会得到。感动的是,第一次见面的朋友就如此相助,他们的付出,我无以回报,只有用心铭记。


公交车上、高铁上,一路泪流不止,我删除了有关这次游学的朋友圈,父亲病重并离世,我有什么理由快乐,我感觉这一天对我来说是罪过。


到家时是夜里12点半,比我预想的时间要快,不过与父亲的去世相比,还是晚了很多。我想尽的孝道,我要照顾父亲的想法,在这个时候都已经成了永远也无法实现的梦。我在父亲的灵前大哭。是风俗,也是为了表达我所有来不及的遗憾吧。


老家的风俗是停放三天就下葬的,对我来说,就是用两天的时间来为父亲送行。这两天,对我来说犹如隔了一个世纪。哭的时候我就尽情地哭,停下来的时候我就尽量让自己去接受事实。


我看到过父亲受过的痛苦,父亲七年前脑中风,一直未完全恢复。后来又经历过煤气中毒、脑出血、股骨头粉碎性骨折。也是自从那次骨折手术后,父亲就再也没有站起来,也许这就成了他病情进一步恶化的开始。仅仅半年多的时间,本来就瘦的父亲已经只剩下皮包骨头。医生说父亲的所有脏器已经衰竭。不是病中人,怎知病中苦。父亲所受过的病痛折磨是我们所体会不到的。于他,死也许是最好的解脱了。可是他又怎么会甘心就这样离去?听母亲说,父亲预言过自己熬不过这个夏天。估计他是最终撑不下去了,以至于连自己的闺女都不等着见一面。我不知道父亲临终有没有想起过我,有没有带着遗憾,我忘不了有一次父亲住院,当他见到我时忍不住哭泣的样子。


任凭我怎样哭泣,父亲再也回不来了。两天时间,本来就喉咙痛的我几乎不能发声。声斯力竭的哭也许是为了洗去我的罪过,我对父亲的愧疚永远没有了弥补的机会。我知道父亲不会怪我,他把所有的想法埋在了沉默里。生命到最后,他已经有些老年痴呆的症状,但我知道他心里仍然很明白,他什么都不再说,也许是懒得再说。


时光终将向前,我对父亲的怀念也许会慢慢淡去,但那份来不及的遗憾必将伴我一生。人也许一生有许多错,而最大的错误就在于拥有时没有好好珍惜,当失去了,却与痛苦亲密相伴。我好希望有天堂,希望父亲在天堂里没有病痛,希望父亲在天堂里能听到我的忏悔。而我如此痛苦,是因为我明白我所有的希望只是希望而已,父亲,永远感受不到了。


父亲去世于2016年5月15日下午三点多,愿父亲地下安息!


上一篇:转弯处 下一篇:回家
请发表您的评论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